第四十章 打了小的来老的(1 / 1)

帝峰。</p>萧云正在和席春雨切磋,不过他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,被席春雨教训的很惨。</p>这是因为席春雨已经突破了聚气境,踏入了神桥境。</p>“席师妹,到此为止吧!”半响,萧云放下玄铁黑刀,满脸苦笑地对面前的席春雨摆了摆手。</p>神桥境实在太强了。</p>之前他还能击败席春雨,现在却远远不是席春雨的对手了。</p>修为境界差距太大,不是天赋就可以弥补得了的。</p>“萧师兄,你的实力比以前更强了,虽然依旧是70万斤的力量,但是你的战斗力,比之前却强大了两三倍。”席春雨看着面前的萧云,美眸流转异彩,容颜如玉,光彩动人。</p>和萧云相处了大半年,席春雨因为经常和萧云切磋,所以非常清楚萧云的天赋有多么恐怖。</p>足足有七门超级战技,都已经被萧云给推演到了究极战技境界,这放眼整个修炼界,也唯有萧云一个人做得到。</p>就算他们混沌圣地的祖师爷,在炼体境,也仅仅修炼了三门究极战技。</p>如此强大的炼体境修士,席春雨还是第一次见到,她认为即便是其它五大圣地的那些神子们,在炼体境时,恐怕也就和萧云差不多。</p>“再强又如何,还是打不过神桥境!”萧云苦笑道。</p>席春雨在踏入神桥境之后,便凝聚了精神力,可以操控飞剑,杀人于千里之外,战力增强了许多倍。</p>在席春雨的飞剑攻击面前,萧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。</p>当然,就算不用飞剑,萧云也不是席春雨的对手。</p>因为神桥境的修士,在凝聚了精神力之后,是可以修炼神通的。</p>那些神通威力非常强大,远远超越了究极战技。</p>在萧云看来,如果究极战技算是凡人的极限,那么‘神通’,就应该相当于仙人的法术了,那根本就已经超越了凡俗的极限,每一种神通,都有着翻山倒海的威力,十分恐怖。</p>不过,萧云也不在意,他现在毕竟只是炼体境。等他踏入了神桥境,肯定比席春雨强得多。</p>毕竟,萧云的积累太浑厚了,拥有无上根基。</p>“谁是萧云?”</p>“快给老夫滚出来!”</p>……</p>就在此时,天际忽然传来一声大喝,如同惊雷炸响,震动虚空,让整个帝峰都是一阵颤抖。</p>萧云等人不由得抬头看去,只见李不凡和一名鹤发老者踏空而来。</p>这个老者非常恐怖,浑身赤霞汹涌澎湃,宛若一尊涅槃的不死凤凰,他眸子都是金色的,一双眼睛跟两盏金灯似的,慑人之极。</p>当萧云被老者的目光扫中时,他感觉浑身冰冷,如同坠入万丈深渊,心中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心理。</p>太强了,这绝对是一个老怪物。</p>萧云看了看老者旁边的李不凡,心中多少已经猜到这个老者是谁了。</p>果然,旁边的福伯也传音给萧云说道:“少主,这就是李不凡的师尊东玉堂,一位天境大能。”</p>萧云心中震撼,这可是一位大能啊,在圣人不出世的情况下,天境大能便是修炼界的巅峰。</p>像他们混沌圣地的圣主,也仅仅是天境。</p>他师尊更是天境之下的超凡境。</p>面对如此恐怖的强者,萧云感觉到自己很渺小。</p>“就算我借助混沌钟的力量,现在也无法与他抗衡。”萧云心中想到。</p>他毕竟修为还弱小,能够借用混沌钟的力量非常有限,根本不可能依靠这点力量,就能击败东玉堂这样的天境大能。</p>“好再这里是帝峰!”萧云随即庆幸不已,这要是在外面遇到了他们,恐怕他就要倒霉了。</p>毕竟,看着不远处那正一脸怨恨望着他的李不凡,萧云就知道这两人来此,绝对是来找他报仇的。</p>果然是打了小的,就来了老的。</p>古人诚不欺我啊!</p>“你就是萧云吗?”</p>与此同时,东玉堂的目光已经锁定了萧云,因为在他的神念扫视之下,整个帝峰,也只有萧云这一个年轻男子,那他的身份就显而易见了。</p>身处帝峰,帝天就在这里,萧云也不怕东玉堂,他淡淡说道:“不错,我就是萧云,敢问前辈有何指教?”</p>东玉堂冷哼道:“放肆,知道老夫是前辈,也不马上行礼,一点礼数都没有,难怪敢以下犯上,欺辱我混沌圣地圣子,当真是肆无忌惮。”</p>萧云没有理会东玉堂,而是冷冷地看向李不凡,一脸讽刺道:“我小时候跟隔壁的小孩子打架,他打不过我,就哭鼻子回去找他父母了,没想到等我长大了,居然还会遇到这种事情,李不凡,你真不愧是我们混沌圣地是圣子啊。”</p>李不凡老脸一红,但他随即一脸愤然地瞪着萧云,大吼道:“萧云,你如果不是耍赖借用混沌钟的力量,我一根手指都能压死你。”</p>“那你有种等我修炼到洞天境,再来与我一战啊!”萧云讥讽道。</p>李不凡恼羞成怒道:“等你修炼到洞天境,我早就踏入祭灵境,你难道还让我等你不成。”</p>萧云一脸傲然地说道:“就算是在洞天境,我也一样可以越级击败你。”</p>“大言不惭!”李不凡哼了一声,他根本不相信萧云的狂妄之语。</p>旁边的东玉堂摆了摆手,他神情淡漠地看着萧云说道:“修炼界哪有什么同境界公平战斗,既然你以下犯上,冒犯了我们混沌圣地圣子,那今天老夫就替帝天好好的管教你,好叫你知道什么叫做上者为尊,不容冒犯。”</p>“东玉堂,我帝天的徒弟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教了?当我帝峰无人吗?”</p>不远处,帝天缓缓踏步而来,他虽然走的很慢,但是缩地成寸,眨眼之间便出现在萧云的身边,冷冷看着面前的东玉堂师徒俩。</p>萧云见到自己便宜师尊到来,心中顿时松了口气。</p>老家伙对老家伙,这才算是公平。</p>自己这个小的,还是对付另一个小的吧。</p>萧云不由得一脸冷笑地看着面前的李不凡,既然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,那就让他再在床上躺半年吧。</p>李不凡似乎感受到了萧云的目光,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,连忙后退。</p>他可不想再被混沌钟撞击了。</p>东玉堂不瞒地瞪了李不凡一眼,自己的徒弟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炼体境修士给吓住了,真是窝囊废一个。</p>但此刻,东玉堂也没时间理会萧云,他的目光早已经锁定了帝天,冷冷说道:“帝天,你出来的正好,当年我惜败于你,今天我便再来领教你的高招。”</p>帝天闻言讽刺道:“什么惜败?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,当年你被我打得跟一条狗一样凄惨,根本就是我的手下败将。”</p>东玉堂闻言勃然大怒,他一飞冲天,朝着下面的帝天怒喝道:“帝天,废话少说,你快给我滚上来,今天我就要一雪前耻。”</p>“既然你自寻耻辱,那我便成全你!”帝天冷笑一声,踏空而起,如同一道利箭,笔直地冲向高空。</p>像他们这种级别的战斗,也只能在高空中激战,否则恐怕会把周围的几十座山峰都给毁灭了。</p></p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